5G兵临城下,“禁令”余威犹在,华为的机会与危险并存。

“华为面临的困难依然很大,但不会改变前进方向。”在7月30日的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华为董事长梁华“对未来充满信心” 。

在强压之下,华为没有退回到安全区,而是选择在2019年投入1200亿元持续进行研发。

“一个组织面临压力最大的时候,往往也是潜力最大的时候。因为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打击,使我们的工作目标更加清晰,跨部门协同更加顺畅,员工更加充满干劲,内部活力正在得到激发。”

内部凝聚力被点燃,华为在外患之中交出了一份不错的半年报,不论是手机终端的出货量还是总营收都实现了超过20%的同比增长;5G领域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

毫无疑问,在这场全球5G军备竞赛中,华为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大格局中,华为的企业命运已经和国家科技实力紧密挂钩。

5G,不仅是中国通信网络弯道超车的机会,更是华为全面领先的拐点。

终端之战

在这场报告会4天之前,华为正式发布了Mate 20 X 5G。

作为华为旗下的首款5G手机,Mate 20 X 5G一出场就自带高光。

它是目前全球唯一支持5G独立组网和非独立组网的双模手机,全球唯一双卡版本的5G手机,也是唯一搭载7nm工艺5G终端芯片的手机;同时,它还拿到了国内首个5G进网许可证、首个泰尔5G通信能力五星证书、首个GCF 5G能力认证证书。

在数个“第一”加持之后,这款说白了就是在4G手机基础上增加了5G网络服务的机型,其象征意义已经大于产品本身的功能性。

它不仅是华为5G布局中ToC端的一个重要节点,也象征着中国5G手机正式进入商用阶段。

自工信部在6月6日发布了5G商用牌照后,中国便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

相比工信部早先定下的三步走计划,如今的这道发令枪早了整整一年。

为何抢跑?背后是诸多因素的综合考量,但不能忽视的一点是,全球的5G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

今年4月初,美国国防部曾发布过一份名为《5G生态:国防部的风险和机遇》的报告,其中将全球5G实力领先的国家分为了三大梯队,第一梯队包括中国、韩国、美国和日本,第二梯队包括英国、德国和法国,第三梯队则是新加坡、俄罗斯和加拿大等国家。

在复杂的竞争格局中,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一梯队国家都在争取抢发5G的先手优势。

韩国早在2018年底就开始部署5G网络,率先打响5G争夺战。按照韩国信息通信技术部长的说法,“韩国政府的所有努力都集中在这项服务上,这将使韩国成为一个5G强国。”

在“美国只能赢不能输”的口号声中,特朗普更是亲自上场,宣布投入2750亿美元建设5G网络,并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施压,要求其放开频谱资源,提升批准效率。

在美国眼中处于第一阵营的日本,却并没有赶上第一波浪潮。目前,日本的四大运营商已经获得5G频谱,表示将在五年内投入至多1.7万亿日元来建设5G网络,预计将于2020年开启5G商用。

在美日韩之外,欧洲的5G布局也是遍地开花。瑞士、英国、德国、西班牙等多个国家都先后开启了5G商用,摩纳哥还在华为设备的支持下成为了首个全国覆盖5G网络的国家。

显而易见,在“争先恐后”的气氛中,5G的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正在超预期进行。

目前,全球有共35家运营商在20个国家和地区宣布了5G网络商用,全球公布的5G终端共有94款,其中智能手机25款、5G模组23款、CPE 23款。

终端虽多,但已正式投入商用的却寥寥无几。

在手机终端方面,韩国市场有三星Galaxy S10和LG V50 ThinQ;美国有三星Galaxy S10和摩托罗拉Moto Z3。

中国市场除了有华为 Mate 20 X 5G打头阵,中兴也已经宣布了旗下首款5G手机Axon 10 Pro 5G开启预售。目前已有包括华为、中兴、OPPO和vivo几大品牌在内的共8款5G手机获得了3C认证,小米的5G手机也正在赶赴认证的路上。

可以预见,华为之后,OPPO、vivo、小米、中兴、一加、努比亚等品牌的5G手机也将快速跟进。

这要归功于中国的庞大市场,孕育出了在全球市场领先的华米ov四大头部,因此在5G手机终端的抢先战中,足够“人多势众”。

毫无疑问,华为是中国战队的带头大哥。

在苹果缺席了5G抢先战之后,华为和三星就成为了5G手机市场上的针尖和麦芒。

4月初,三星率先上市了全球首款5G手机Galaxy S10。

自去年8月推出了全球首款符合3GPP标准的全网通5G芯片之后,三星在5G芯片上的布局已与高通、华为并肩,跻身第一阵营。

Exynos Modem 5100基带芯片采用三星10nm工艺制造,支持5G NSA非独立组网模式,同时兼容2G、3G、4G,下载速度为1.6Gbps。

值得一提的是,在韩国国内销售的Galaxy S10均采用了这一三星自研的5G解决方案。不过,在Galaxy S10 5G手机的海外版本上,三星将会改用高通的X50 5G调制解调器,该方案也是目前安卓阵营中除华为以外,各大厂商的标准配置。

在基带芯片领域,无论是联发科、紫光展锐还是三星,都难以与华为、高通争锋,而英特尔更是直接被挤出了赛道。

“骁龙855+骁龙X50基带芯片”这一高通的“外挂套餐”服务了三星、小米、vivo、OPPO、联想、一加、中兴等30余家厂商。相比集成5G基带芯片,通过外挂基带芯片实现5G连接的方式存在比较明显的功耗问题。

但华为的5G芯片也没能解决这一难题,最新推出的Mate 20 X 5G采用的也是麒麟980+巴龙5000基带的“套餐”方式进行5G连接。

不过华为的优势在于同时支持SA(独立组网)和NSA(非独立组网)。除了华为,无论是三星的自研芯片还是高通方案目前只能支持NSA组网。

这意味着后者只能算是一个过渡方案。

简单来说,NSA是在目前4G的基础上搭建5G网络,而SA则是完全独立地发展5G网络。

正儿八经地说就是,NSA利用了现有4G网络实现5G宽带应用,因此5G NSA建网需要锚定原有4G无线网络,在原先的4G基站上加装5G基站设备。

所以,NSA有利于运营商保护4G资产,对在三大运营商4G网络上占据了近8成市场份额的华为和中兴来说,是绝对的利好。而SA方案则是让5G基站直接接入5G核心网,控制信令完全不依赖4G网络。

因此,大部分运营商都选择在早期部署NSA网络,成本低、见效快;后期再部署SA网络,以服务对5G网络要求更高的工业互联网。

按照这个规划,国内的三大运营商目前都采用NSA和SA共同推进的方案,但最终的目标都瞄准了SA,预计将在2020年开始SA网络的升级。

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还在6月底的GTI2019峰会上表示,明年1月1日开始,只支持NSA组网模式的手机将不能取得入网许可证。

很明显,这是在引导产业风向朝SA偏移。

如此趋势下,华为率先推出支持SA/NSA的双模5G手机,领先了高通方案一步,取得了短暂的技术优势。

“5G独立组网全世界只有华为一家做好了,中国招标法规定,必须有三家公司做好了才能开始招标,所以,中国只有从明年才能开始独立组网的5G SA。”任正非最近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及SA组网的布局,“我们在等待高通进步。”

考虑到目前消费者市场对于5G仍然处于观望阶段,华为的SA/NSA组网模式显然比“全球第一款5G手机”这样的名头更有吸引力。

但有一点需要注意,2020年后NSA组网手机不能取得入网许可证,并不意味着如今已经上市的NSA组网手机届时不能上网。

事实上,NSA网络和SA网络将长期并存,只支持NSA组网的手机也不会因为网络原因而被淘汰,体验上的差异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毕竟SA更有优势的地方在于工业互联网。

而高通在2019年2月推出的骁龙X55芯片组已经能够支持NSA和SA网络,搭载这一芯片组的手机也将在2020年初上市。

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为的双模方案目前取得了领先于行业的技术优势,但是这一优势是暂时的,对手将快速赶上,华为要考虑的是如何保持领先。

显然,终端的竞赛将长期持续。

运营商的“神助攻”

发布了首款双模5G手机的华为,并不只是一家出货量全球前二的手机终端厂商。

它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电信网络解决方案提供商和全球最大的电信基站设备提供商——这也是华为在本轮5G竞争中被美国政府视为威胁的原因。

强大的华为已经成为高科技领域美国历史上少有的竞争对手,让一向推崇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利坚,不惜顶着“滥用国内法”的标签出手制裁。

特朗普政府不仅在美国国内封杀华为,甚至动用政治手段,要求盟国不再与华为进行合作。

然而,即使在如此强压之下,华为的运营商业务依旧突破重围,向海外市场强势推进。

7月22日,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全球已有33个国家正式发布5G频谱,20个国家的35个应用商宣布5G商用,其中有约三分之二是由华为协助构建的。

在7月30日的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华为董事长梁华也表示,目前华为已经获得50份5G合同,累计发货超过15万个5G基站。

相比之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诺基亚目前获得42份5G合同,爱立信则获得了22份5G合同。

就订单数量来说,华为是目前获得订单最多的运营商设备提供商,但在市场份额的表现上,华为却并不如主要竞对三星、诺基亚和爱立信的表现亮眼。

据通信设备市场研究公司Dell’Oro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三星占据了全球5G设备市场份额37%,位列第一,而华为市场份额为28%,爱立信为27%。这是三星第一次在5G通信设备市场登顶。

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在北美市场。

受特朗普政府禁令的影响,华为运营商业务在北美市场的不增反降,这成了竞对的机会。此前,诺基亚和美国运营商T-Mobile签订的35亿美元订单就成为了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5G交易。三星也成为了Verizon、AT&T和Sprint等美国运营商的设备供应商,快速推高了三星的市场份额。

在特朗普政府的压制之下,华为运营商业务想在海外扩张,无异于顶风逆行。

但华为并没有被外界压力唬住。就连一向低调的任正非,今年以来也频频亲自为华为站台,“全世界把5G做的最好的是华为,欧美国家非买不可,不买是他们傻。”

这绝不是任老被余承东“附体”了,而是华为的确有自信的资本——底气来自于产品本身的优势。

运营商在5G网络上的部署,基站是最为重要的网络设备。而搭载天罡芯片的华为5G基站,各项设计都直奔运营商痛点而去。

“天罡”是与基带芯片巴龙5000同时发布的基站芯片,在集成度、算力、带宽、功耗等方面都有不俗表现:性能增强约250%,单芯片可控制业内最高64路通道,支持200M运营商频谱带宽。

当然,除了性能上的优化,天罡在功耗和体积上的表现或许才是运营商更为看重的特质:尺寸缩小55%、重量减少23%、功耗节省21%,实践中反馈90%站点升级无需市电改造。

性能提高的同时,功耗和体积减小。这样的特点正是解决了运营商的实际痛点。

据公开资料显示,单个5G基站的功耗在1200W至1800W之间,电费压力是4G基站的数倍。由于5G基站功耗增加,基站配套电源也需要随之升级,这使得运营商的迭代成本高企不下。而华为的5G基站设备能保证“90%站点升级无需市电改造”,可以说是运营商的福音。

同时,天罡芯片也为AAU(有源天线单元)带来了便利,实现基站尺寸缩小50%、重量减轻23%、功耗节省21%。

在天罡芯片的加持下,华为5G基站优势不言而喻。

华为5G基站运行能力为4G基站的20倍,同时集成度更高、安装更简单,具备一杆建站、5G全频谱等特性。

体积上,华为5G基站约半米高,仅为4G基站体积的一半,单人就能搬动,安装时间比4G基站节省约35%:熟练的工人只需要两分钟就能完成安装。

据华为运营商总裁丁耘介绍,这种基站名为“刀片式5G基站”,同时,基站的AAU和微波也都是刀片式。不同模块间可任意拼装,使5G基站的安装像拼装积木一样简单便捷。

受益于此,运营商可快速搭建5G小型基站。

省时省力又节能,产品本身的优势是华为5G基站拓展海外市场的最大依仗。德国电信、沃达丰、日本DOCOMO、土耳其Turkcell、韩国LG U+等运营商都选择了华为的5G设备。

在英国,电信运营商EE也在5月底开启了英国首个商用5G信号,BBC进行了全球首个基于5G网络的电视直播。61岁的BBC记者罗里·赛伦-琼斯在直播开始前,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段视频,他特意将镜头对准了华为的5G设备称,“就是它,能够支持我们进行英国首次5G电视直播!”

与此同时,华为的优势还在于全面。

从网络设备、5G芯片、5G基站、承载、核心网再到5G终端设备,华为是目前唯一一家能够提供完整5G解决方案的厂商。

“网”以致用

从终端到运营商业务,华为的5G大网正在向不同方向同步铺开。

这些是为5G网络“能用”而做的基础设施建设,毕竟没有网络和终端,5G何以存在?

但相比于4G,5G的改变绝不只是网速更快了而已。

如果说4G基本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问题,那么5G的价值将更多体现在物与物之间的连接,助推工业互联网的数字化。

5G的三大应用场景包括eMBB(3D/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mMTC(大规模物联网业务)和URLLC(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时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

可以说,庞大的B端市场和应用场景才是5G的“星辰大海”。以此为目标,华为的5G布局也已经快马加鞭地展开。

其中,车联网大概率会成为5G的第一波技术受益者。

包括三大运营商在内,华为、中兴、腾讯、百度、阿里等巨头都开始在车联网领域不断加码。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华为甚至还以一级供应商的身份拿到了500平米的展位,成为了车展上戏份最重的“配角”。

当然,华为的“抢戏”并不难理解。

5G为车联网提供了网络基础,自动驾驶的概念也在PPT上晃荡多年之后看见了落地的曙光。在这当口,手握5G技术的华为哪怕不主动出山,也会成为厂商眼中的香饽饽。

在5G支持下,用云计算来替代车载芯片,在能耗以及成本方面将更具优势。同时,5G的低时延、高速率以及稳定的连接也能将如今的“单车智能系统”升级为车与车、车与路、车与云之间的即时通信,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智能驾驶”。

坚称“不造车”的华为,眼下把重心放在了ICT(信息通信技术)上,与各大汽车厂商合作,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日前,华为与腾讯、广汽联手推出了智驾互联系统ADiGO,涵盖了自动驾驶系统、智能物联系统和云平台、大数据平台等子系统。搭载这一系统的北汽Aion LX将于今年9月正式投产。

不过,17年前,任正非也曾说过“华为公司绝不做手机,谁再说谁下岗”,所以华为最终是否会造车也并不能下判定。

当然,车联网只是5G的一个应用场景。

在IoT领域,华为也展开了逐步圈地的行动,打造了“1+8+N”生态和HiLink联盟。

所谓“1”,即智能手机为主入口;“8”代表着PC、平板、TV、音响、眼镜、手表、车机、耳机等辅入口;而“N”则包括移动办公、智能家居、运动健康、娱乐及智能出行四大板块。

前几日隆重登场的荣耀智慧屏,就是华为在IoT领域的进一步卡位。

很显然,面向5G,华为要发挥自己所长来“连接”更多的场景,而电视就是这个大系统中重要的家庭入口。

如果各大入口最终能够连起来,就会成为华为理想中的硬件生态系统。

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每个入口本身都足够的智能化,同时与华为或荣耀手机有着高相关,这样便能形成生态效应。一旦连接的设备数量达到一定规模,设备们就能为彼此“带货”。

除了车联网和IoT,在物联网、智慧医疗、智慧城市、智慧工厂、智慧交通等各种产业数字化上,5G都有其用武之地。

这些当然也都在华为的“射程”范围之内。

因此,我们能看到华为与中国移动、国际医学在远程医疗服务领域展开合作,与电视台开展5G+4K融合发展战略合作,与青岛港等港口合作打造智慧港口……

在5G的赛道上,华为非常忙碌。

作为自工业革命以来的底层技术革命,5G将会成为新一代信息时代的神经网络,改变工业互联网,对经济社会变革产生巨大影响。

如今华为已经走到了产业链的上游。手握5G标准,意味着站在了利润链的高地、获得丰厚的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站在5G技术的产业链上游意味着信息安全的自主权。

5G的重要性也是华为哪怕面临打压也绝不后退的原因。

在这场争夺5G高地的战役上,华为在终端、运营商、应用场景上全面开花,在每个领域都做到了头部的水准。更为难得的是,在端到端的全链条上,这种领先是广泛存在的。

广泛布局、全面领先既是攻击,也是防守——只有底座足够坚实,才能在其上构建城堡。

在更大的视角下,华为也是中国5G产业爆发的代表和缩影。在市场需求的刺激下,在产业链供应端的集体爆发中,中国在5G时代必将迎来数字化社会转型,掌握主动权。

a5G网站广告

关注中国IDC圈官方微信:idc-quan 我们将定期推送IDC产业最新资讯

查看心情排 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2019-07-31 13:26:00
5G资讯 青岛5G最新消息:2022年实现重点城镇5G全覆盖
依托5G精品网络,以5G产业集群为主力军,以5G产业赋能为主攻方向,攻坚“网用产研”四大目标、十大工程,聚力构建全国领先兼具青岛特色的“5G+”融合创新生态圈。 <详情>
2019-07-31 13:23:44
5G新知 带你看看5G网络怎么搭建
到2025年,中国通信运营商的5G投资将超过1万亿元。 <详情>
2019-07-31 13:19:46
5G资讯 继中兴之后 联发科官方也来科普5G制式
联发科官方也在微博发文对NSA和SA进行了科普 <详情>
2019-07-31 13:13:24
5G 大家说 邬贺铨答疑!全是关于5G的“灵魂拷问”
近日,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中国“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科技重大专项总师邬贺铨院士在央视节目中亮相,金句频出,一起来看看吧! <详情>
2019-07-31 13:09:36